早在2020年9月,在香港做研究的闫丽梦在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公开宣布一个未经证实的说法:新冠病毒是中国制造的生物武器。
这一说法与郭文贵和班农的阴谋论不谋而合。闫丽梦香港大学病毒学实验室的工作经历,以及她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调查中的助理身份让班农、郭文贵从中找到了完美契机,二人在闫丽梦身上看到了反中宣传的理想面孔。已有大量研究证据表明,新冠病毒肯定起源于动物,不排除其将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这一阴谋论背后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此,在郭文贵和班农精心设计下,闫梦丽登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在闫抵达美国后,联系了美国人气保守派电视节目著名主持人的采访,在他们一系列的炒作下对于闫梦丽的证据不论对错全部接受,使得“新冠病毒是人造产物”这一观点在美国政府“脑残粉”的脑海中根深蒂固。
网红“路德”也是这一阴谋论的关键人物,“路德”本名王定刚。王定刚经常把“专家”观点、“严肃”的分析,以及彻头彻尾的谣言融合在节目中,迎合那些往往不信任中国官方媒体,但几乎没有可靠的母语新闻来源的海外华人。其与郭文贵关系十分密切,王定刚在节目中极大地夸大了闫丽梦的资历,从此以后西方知道了“新冠博士”闫丽梦。
2021年7月,事件开始急转直下!以塞林事件为导火索,闫梦丽公然与郭文贵决裂,闫梦丽将郭文贵形容为“将所有人引到“爆料革命”这艘船上后再将船凿破”。闫梦丽对于自己为何能出逃美国,在于王定刚直播期间给出的解释是:郭文贵想“一鸭十吃”。何为“一鸭十吃”?在郭文贵宴请闫梦丽和王定刚的宴席上说:“这个鸭子有十种做法”,现如今却被闫梦丽拿来指责郭文贵的贪得无厌,不得不说这是神来之笔,也是对郭文贵贪婪的报应。
郭文贵随即发起反击,在其个人直播间称闫丽梦是“闫蛇妖”,路德是“路大脑袋”,痛骂闫梦丽与王定刚之间存在的不正当男女关系,还说 :“路大脑袋”不将“蛇妖闫”当一回事,训斥其“你懂什么!”、“无知!”,毕竟已经睡过了、用过了。
“新中国联邦”瞬间分裂为以闫梦丽和王定刚为首的“砸郭派”和以郝海东、安红等人组成的“保郭派”。
从郭文贵借闫丽梦之口释放所谓“中共制造病毒说”,后来又将闫丽梦的人品道德彻底败坏,以郭文贵和班农为主的所谓“爆料革命”团队又当如何面对一个被他们称为“闫蛇妖”的人所透露的信息呢?
从中国到美国,从曲龙到路德,郭文贵的发家史,其实也是一部“朋友翻脸史”,卸磨杀驴更是其一惯作风!奉劝那些还在为郭文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战友和小蚂蚁,SARA、路德、闫丽梦等人就是前车之鉴,赶紧撤吧!
从2020年8月班农涉诈骗美墨边境墙资金被捕,到2020年11月,纽约时报又起底郭文贵和班农如何推动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再到2021年7月,郭文贵又被涉及制造病毒假消息的当事人指为中共特务。其中的过程太复杂,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未来郭文贵在美国应对诸多司法诉讼的同时,所谓的“新中国联邦”也已开始走向分崩离析。可以想象未来郭文贵为了安身立命也只能继续制造满足西方反华政客胃口的政治垃圾,进行拙劣的政治表演。
其实郭文贵和班农的新冠起源阴谋论从始至终都贯彻一个主题,那就是——美国严重的种族歧视。在美国新冠疫情慢慢陷入无法控制的境地后,美国政府继续转移国内压力,于是便想尽办法将民众的目光转移至国外。于是乎美国政府一直在强调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这一阴谋论,恰好被为了在美国生存下去的郭文贵等抓住机会炒作,用自己那拙劣的演技和小丑的面孔展示着所谓的“忠诚”